永無止境的電影(極短篇)

Cover

給筱芳:

不知道妳過的如何?我這的生活變的一蹋糊塗,不過請別擔心,一定會回復的,只是需要多少時間我不知道。

就在昨天,我把大家一起拍的電影看了一遍,妳還是那麼美麗,永遠可以帶給我當初見面的感動。好想回到從前,就算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又怎樣呢?我連這封信可不可以傳達給妳都不知道,還不是義無反顧的把它寫出來了。

如果願意的話就把這長篇大論看完吧。我有好多好多事想要對妳說,如果可以的話更希望是親口的說…我還記得妳的氣味,妳又記得我站在校門口那緊張的表 說說我們的電影吧。

很多人說我是個愛回憶的傢伙,因為我知道,沒有回憶的話那過去彷彿都不存在了。影像是可以供人回憶的東西之一,它實實在在的記錄了世界上「曾經」有過的、我們觸摸過的時空啊!

哈哈,我知道我只會說這句話。妳當初也是聽了這句話才加入電影社的,我為了救起那社團並且拍出一部曠世巨作相當的努力,我被妳的美麗所擄獲了,就在第一眼看見妳時。

當時我非常肯定妳就我要的那具有魅力的女主角,妳的頭髮烏黑亮麗、不短卻也不太長,適中且輕盈、妳的眼睛就像泡在牛奶裡面的黑珍珠,明亮又帶有磁性。我有後悔嗎?對於妳常問我的這個問題,現在我可以百分之百回答妳,當然不會!

只是我沒有想到妳也喜歡我這麼久,我們是那樣的倆情相願,喔!你為何不伴在我身邊?妳可知道,電影開頭時,我們相遇的那一幕。我知道我演技很爛,但還是挺身當了主角,而電影中第一次接觸的那一剎那,妳的表情現在我看的出來有愛慕我的感覺了。只是當初我把重心放在電影,而且只敢偷偷喜歡著妳,所以沒有發現這點。

妳會生氣嗎?請原諒懵懵懂懂的我。

翔說:「當初筱芳露出這表情時,全教室的學生都發出驚呼聲。」

他指的是我們的電影在校慶放映時得到的反應吧。當初我跟阿翔花了好多力氣才借到一台高畫質的投影機,又在借來的教室排了好久的椅子,換來的評價相當令人滿意就是了。

把我們的電影又從看一次時,當初電影社的同伴都在場。阿翔留了長髮,以前的他有著敖黑的皮膚、軍人般的短髮、又高又壯的健美先生的身材。姚宜則是穿起牛仔短褲,一身健行的裝備,她跟我們說她要到世界各處去旅行,我跟阿翔都很驚訝,如果有機會也想要一起到世界去走走,加上妳,我們就是四個人了。還記得以前的她穿著就很辣了,現在也依然不減。當初在學校時她就有著前凸後翹的好身材,而且非常高挑呢!

畢業典禮那天,她竟然穿著規規矩矩的制服,在校門口向我告白。那害羞的感覺跟平常一點都不像,反差還真是大啊。

我拒絕了,因為我當時握在手中的老氣玫瑰花正顫抖著。我在門口等著向你告白,她卻中途出現跟我告白。到底是上天的胡弄嗎?說到這我都害羞了。雖然認識你只有短短的兩年,誰叫我大妳一歲呢?沒有這個命跟妳同班,只能你入學時抓妳進電影社,說起來這社團剛成立時都不受到大家看好,沒有妳可就慘了!

記得妳當初是要加入文藝社的吧?抱著一本書拼命寫著一堆字,有什麼好玩的?當時我還相當不諒解呢。但這卻是後來我們劇本誕生的方式,妳的文筆真的很好,我一定要再提到一次。

這兩年中,我們大多的時間都在舊大樓第四層的最底間教室集合,當初要到這教室時還想說會不會鬧鬼,因為亂七八糟的都沒有整理。好在有阿翔的幫助,後來還找到跟妳同班的姚宜,我們才開始一連串拍攝的艱辛路程。好吧,我承認還蠻開心的。

那部叫做「藍海針情」的電影後來是以悲劇收場吧?事實上看到後來我整個人非常傷心,妳說男主角後來找不到女主角,那感覺猶如大海撈針,所以才有這個名子。那段男主角傷心的片段拜我演技所賜,從拍了相當多遍,還真是苦了大家。我就沒有辦法像妳一樣馬上融入角色的感情,還有順便提一下,妳穿旗袍的樣子真的非常性感。

我們高中生活那兩年中,最開心的大概就是二年級的暑假,跑到海邊度假兼拍片的時光吧?阿翔說他每年暑假都會到海邊衝浪,所以我們很自然的找到一棟海邊的別墅,免費讓我們住嘿!當時我們超興奮的,但是妳說三年級的暑假我跟阿翔就畢業了,所以一定要在這次放假拍完,十月時可以參加校慶的播放。

所以那兩個禮拜拍攝的行程就開始了。

阿翔在片中演的是妳爸爸,我還在想他演起來怎麼會如此適合呢?而他似乎是相當不開心,但也無奈的擺起爸爸的架勢了。姚宜演的是我的青梅竹馬,也是搶奪男主角的第三者,所以演戲時一些親密的接觸動作我明明知道是因為演兒時玩伴一定會有的,卻還是惹的我心花怒放,想想真是好險啊。當時我還在想,怎麼可能在現實生活中發生被這麼多女生喜歡的事情,結果畢業典禮那天就讓這想法驗證了。唉…是喜是悲呢?

兩個禮拜最有趣的大概就是倒數第二天晚上,姚宜說要辦一場試膽大會,我們才四個人而已,住一棟大的要命的別墅這件事本身就很恐怖了!但是姚宜不理會我,硬是開始這場無俚頭的遊戲。

後來怎麼了?對了。突乎奇來的大雨,我跟妳同組出發,所以一起躲到高聳的石壁下。後來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姚宜慌慌張張的跑來跟我們會合,說是看到自己最害怕的蜘蛛,真是讓我們笑的闔不攏嘴。

之後我們沿著岩壁移動,遇到阿翔,再繼續走,到了海邊。那時大雨剛好停了,我認為真的非常幸運。我們四個人看著沒有光害的星空,坐在崖上聽海濤,談天說地的講了好多妳跟姚宜入團以來發生的事情。

說妳在學校人氣高到有大批的後援會,還有我不知情,但是每每深陷被後援會暗殺的危機的恐怖經歷。姚宜對我說要談戀愛還是不要找太多人喜歡的女生,找她剛剛好。我把她的話當開玩笑,再說她的人氣也不差。阿翔則是說著這兩個禮拜拍攝的生活相當愉快,我最開心的大概就是第七天時開放去海邊游泳,我承認姚宜穿起泳裝真的是魅力無法擋,這件事看看她旁邊聚集的眼光就知道。當然妳的泳裝穿起來也相當可愛,只是我看了看阿翔的身材,接著看看我的…就有些害羞不敢出來。話說阿翔衝起浪來真的非常帥氣呢!

可惜後來我知道他喜歡的是姚宜時,他鼓起勇氣卻還是告白失敗。這是我的錯嗎?如果妳還在我身邊的話,不知道可不可以告訴我答案。

我們這樣子談天說地了好久好久,我想如果這時我有攝影機該有多好。這時光我不想逝去,這一刻就是該永恆保存的時光。一生一世最好的朋友也難有這樣悠遊的光陰,肆無忌憚的、毫無掩飾的我們,開心的說著、笑著、感情卻是暗地裡交織著,不管那是苦或是甘。

我說了好多,就連一封送妳的信都要回憶過去,難怪每一個認識我的人都說我這人很念舊。這封信妳到底收不收的到?我只知道用火燒掉的方法,還是應該要撕成碎片後丟到大海呢?後來想想……

還是在妳頭七這天放到妳的棺材裡吧!

妳真的很不小心,或許就是這樣不小心才會喜歡上我吧?妳的死法與電影中的女主角一樣,車禍死了。妳是希望永遠成為我心頭的那個電影裡的女孩嗎?那我當初應該緊緊抓住妳的手腕,跟妳說我要一份喜劇的劇本。我果然還是看不慣悲劇啊!

但是妳說,悲劇使人惆悵,有種特別的魔力。而今我的信如果送的到妳手上,我想問妳悲劇發生現實中,好在哪裡?妳留給我的只剩一部四十分鐘的電影,我與電影社的成員昨天從看了那部我們一起努力完成的電影。

我忘了說,姚宜哭的好傷心,我與阿翔只敢躲到廁所去,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哭,但我的視線被淚水所佔據,早就看不清他的表情。

妳在電影中與男主角接觸的那表情還是讓我憧憬,對不起…我那老氣的玫瑰花沒有送給妳,我在校門口看著妳對我微笑,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太膽小了,所以我要向妳道歉,我沒有告白的勇氣。

直到我回到家,打開畢業紀念簿,裡面夾著一封妳偷偷塞進去的信,最後告白的居然會是妳,我不禁感到自己的懦弱,所以不敢跟妳聯絡,我不是不喜歡妳,我最愛最愛的就是妳,這點希望妳要知道。

可惜暑假才開始一個禮拜,阿翔就跟我說妳要到外國讀大學了,這遙遙一千四百多公里的距離,我該如何追呢?我們都上了大學,大家都像落地的雨點般散了開來,妳說畢業後大家都會離得很遠,只是我沒想到妳會離我這麼遙遠,甚至我們辦了第一場電影社的聚會,才知道妳兩天前出了車禍,到了一個我就算在努力也到不了的地方了。

那一天、那個大門、那個笑容。我們擦肩而過,接著我就像是追不上風箏的小孩,在河堤上奔跑,卻頻頻跌倒,再也抓不住妳了。

我想說,想要對妳說…我…我…我…我真的,非常喜歡妳,我喜歡妳!

妳聽的到嗎?這訊息,這封信,妳接收的到嗎?

阿翔說:「命運不是人為可以控制的。」

姚宜說:「大家都喜歡過,也都受傷過,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說完還瞪了我一下。

我過的很好,只是有一道傷,要一些時間才會遇合。我的朋友都在我身邊,我不寂寞。

...

妳過的好嗎?

這是這現在最擔心的問題了!希望妳要開心,好嗎?

這封信就在這裡結束吧。

它放在妳的棺材裡,如過對我不生氣的話就請拆開來看一下吧。

我愛妳,阿貓上

2009 年 7 月 10 日,在妳身旁。

linengine@gmail.com

Taipei, Taiwan

signature